9月14日,科技日报头版头条刊载了一则校园内的“小事”。题目是《国科大选修课“凡抄袭者,皆黜落”  22个零分背后是诚信的缺失》。

顾名思义,新闻讲述的是选修了中国科学院大学科幻文学与影视创作系列讲座课的学生,最近都收到了一封由授课老师苏湛发来的邮件。邮件由文言文写就,言辞犀利。苏湛给了22名学生零分,因为他们的期末文章被判定为抄袭。发邮件,就是要强调,“此分不可改”。

何以“此分不可改”?因为“此风不可长”。

期末文章可以抄,毕业论文呢、学术科研呢?苏湛老师的“寻常之举”之所以能成为新闻,怕是在当下的高校,两种不良风气是司空见惯的:一是“要分”成风。年初,1981名高校在校生参与的一项调查显示,35.4%的受访在校生承认自己向老师要过分。尤其到了期末,要分过年、要分毕业的情况屡见不鲜。

二是“宽考”成风。尤其是高校里的选修课,彼此心照不宣,互相都不较真。更何况,在倒挂的评价机制之下,高挂科率直接可能对应着教师的“风评”。或因如此,民间有个说法,“几乎每所大学都会流传一本‘水课大全’”。

理解了以上语境,就能理解记者在采访苏湛老师的时候,为什么要问出下面两个问题:如果判零分会影响学生毕业,你还会给零分吗?一口气给了这么多零分,会担心影响自己的风评吗?

难能可贵的是,当事老师皆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一桩“小事”,两般现实。

一方面,学术诚信,兹事体大。社会的进步、文明的演进,如果到处都是挖坑设套的谎言,谁还有心思去务实求真?《2018留美中国学生现状白皮书》提供的数据显示,因学术不诚信被劝退的学生比例高达35.72%。眼下,“未发现韩春雨主观造假”事件甚嚣尘上,学术不端零容忍机制再度被热议。好在,《关于严厉查处高等学校学位论文买卖、代写行为的通知》等紧箍咒跌出,这些升级版的制度,旨在首先于高校之内构建起风清气朗的学术环境。

另一方面,宽进严出,大势所趋。

权威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高等网上娱乐赌场平台排行毛入学率为40%,与新中国成立时相比,增长超过150倍,预计到2019年,将达到50%以上,进入高等网上娱乐赌场平台排行普及化阶段。

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强调毕业生的质量。日前,网上娱乐赌场平台排行部印发《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网上娱乐赌场平台排行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对加强本科网上娱乐赌场平台排行再次“加码”。严格本科网上娱乐赌场平台排行教学过程管理,淘汰“水课”,加大过程考核成绩在课程总成绩中的比重,严把毕业出口关,坚决取消“清考”制度……这些决策取向,在高等网上娱乐赌场平台排行普及化背景下,强调的只是一个基本共识:本科不牢,地动山摇。

曾有高校老师喟叹,“一个老师放水问题不大,可是我们都这样放水,那就成了冲垮网上娱乐赌场平台排行的洪水了,蔓延出去就是冲毁这个社会的海啸。”今年6月,网上娱乐赌场平台排行部在四川召开了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网上娱乐赌场平台排行工作会议。9月10日,高规格的全国网上娱乐赌场平台排行大会在京召开。

以师道尊严重塑学术诚信、以教学规范严格过程控制,眼下来说,我们既要给敢于打出“22个零分”的老师撑腰,让他们敢于较真而无“后顾之忧”,恐怕更要将这种态势传递为常态化的学风压力、学术风纪。